主頁 > 新聞中心 > 行業新聞 > 國家能源局公布《國家能源局2014年市場監管工作要點》

能源局 2014監管為大
—國家能源局公布《國家能源局2014年市場監管工作要點》


國家能源局于2014年2月13日在其官網公布《國家能源局2014年市場監管工作要點》(以下簡稱《要點》)全文。

《要點》對于電力市場監管落下最重筆墨,全文七大條目、二十八條細則,近半數涉及電力市場。油氣市場監管次之,突出油氣管網公平開放。余下部分分別提到可再生能源、煤炭及節能減排等多個能源市場監管方面的要求。

簡政放權,突出監管

這是能源局與電監會于2013年兩會期間重組后公布的第一份市場監管文件,對此筆者有兩大猜想,一、新能源局或將傳承原電監會“監管職能”基因,依照重組之初中央的設想,“簡政放權,突出監管”。二、據悉能源局政策法規司于2013年開始著手電力改革方案的草擬工作,2014年能源局或將工作重點放置至電力行業,盡快促成電力改革重啟。

出身電監會的吳新雄在履新能源局局長后,或多或少會將電監會的基因帶入重組后的能源局。以前一直被外界詬病“無市可監”的電監會,借助國務院機構改革和職能轉變的東風,大可有一番作為。

與此同時,與電監會的“監管”基因一同進入能源局的,還有電監會遍及全國數千人的班底。這些人現在處于“無事可干”的狀態,如果說原先編制區區百人的能源局不敢大談“監管”,未來如果將這部分人積極性充分利用起來,那也是一支“監管”的虎狼之師。

緊握電力、油氣兩大抓手

雖然《要點》此次未提出新的監管辦法,卻在文中一再重提此前一直未能有效實施的改革設計,例如大用戶直購電、油氣管網公平開放、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收購等等……這些政策在設計之初以我國目前能源形勢為出發點,但在實施的過程中卻因種種改革阻力,而不能達成改革效果。

此次《要點》中對電力市場的實施監管內容十分全面,包括:監管電力調度交易,監管電網公平開放,監管電網輸配電成本,監管年度合同電量確定與執行,監管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,監管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的征用情況等。

此外,《要點》要求“全面推進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……力爭全國大部分省份開展直接交易,交易電量不低于全社會用電量的3%,并選擇部分省份進行深度試點。”

大用戶直購電試點從2002年國務院印發《電力體制改革方案》(5號文件)起已推行十二年,旨在打破電網獨買獨賣,為發電端與消費端直接搭建交易平臺,意義重大。十二年間,國內啟動直購電試點省份共12個,分別為吉林、廣東、遼寧、安徽,福建、江蘇、黑龍江、湖南、四川、山西、甘肅和貴州。2011年全國大用戶直接交易電量81.94億千瓦時,不足全社會用電量千分之二。按照能源局公布的2013年全社會用電量5.3萬億千瓦時計算,那2014年大用戶直購電將至少超過1590億千瓦時。雖然3%的占比微不足道,但其龐大的絕對值舉足輕重。

《要點》對油氣管道的表述趨近保守,即提到“公平開放”,回避輿論呼聲正盛的“獨立”問題。

“促進油氣管網設施公平開放。研究出臺《油氣管網設施公平開放監管辦法》,制定相關實施細則,并做好宣貫與實施工作。組織開展油氣管網設施公平開放專項監管,重點對油氣管網設施輸送(儲存)能力及效率、接入申請與受理、合同簽訂與執行、信息公開與報送等情況實施監管。”

《要點》對油氣管網的態度延續了能源局2013年發布的《油氣管網設施公平開放監管辦法(征求意見稿)》文件精神。征求意見稿具體設計是為“未來油氣管網設施運營企業在油氣管網設施有剩余能力的情況下,應與第三方市場主體平等協商開放相關事宜,提供輸送、儲存服務。”

中國目前油氣形勢下,輿論呼喚的“管網獨立”未必可行,現實情況下實現管網公平開放,解決管網重復建設,管輸效率低下不失為一種務實的做法。但從另一方面來看,處于油氣行業中游端的管網開放又會不會無奈淪為一個“偽命題”?上游的封閉讓這些原本可以公平有效流動的“剩余管輸能力”,有可能變為一種“優美”的擺設,也可能成為限制競爭對手的暗器。(

(責任編輯:wzxny)